相声演员都开始玩直播了,舞台的权力中心正在变迁!

时间:Jan 4, 2017 3:05:36 PM   关键词:直播   点击:1236次

相声演员在剧场、电视台说相声可能是大家常见的形式。不过,前些日子,著名相声团体刘宇钊、汉洪臻、程磊、徐宇泽四位80后的青年相声演员带着最新创作的段子入住陌陌直播,不定期直播相声内容。

和以往的网红椎子脸大行其道不同,相声演员上直播平台说相声还是比较少见。但这或许代表了舞台权力中心的变迁。

相声演员为啥会上直播平台说段子:是个相声团体,由30多人组成,平均年龄24岁,清一色是“80后”男生。除了嘻哈包袱铺外,程林和仇云剑也曾在陌陌直播上说相声。

1、相声天生适合直播:用马伯庸的话来说,“过去茶馆相声才是最早的直播雏形,说完一段儿,下面就噼里啪啦赏花篮儿,赏得多了演员还有返场。”直播的逻辑和茶馆相声几乎一样,表演精彩可以刷礼物,主播和观众之间可以互动。不同之处仅仅只是茶馆相声只能坐几百个人,而直播平台上面对的是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这种影响力是过去所无法比拟的。

2、直播形式更为轻松,让演员更好地发挥才艺:直播改变的了相声演员与受众对话的模式,甚至是内容生产的方式。这对于演员随时调整表演节奏很有帮助。

3、直播给新演员们提供了一个上升的通道:相声行业相对还是一个比较传统封闭甚至是封建的行业,从郭德纲和曹云金、郭德纲和岳云鹏之间的关系就能窥见一般。老一辈相声演员往往会成为“学阀”,控制新演员的上场机会。电视、广播等大众媒体更是很难给小辈相声演员提供演出机会。

直播可能会对现有舞台形式形成冲击

直播成本低廉,影响力大,可能会对现有舞台形式形成冲击,事实上正在成为部分相声团体转型新媒体的一种形式。

不过,在直播平台上说相声,情况大不一样。直播平台上说相声几乎是无须成本,只需要制备一套说相声的行头即可。

对相声演员如此,对其他艺术形式的演员也是如此。直播平台对很多传统艺术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这些具备才艺的个人无需通过传统的选拔形式“打怪升级”,只需要在直播平台上展示自己,便能获得一大批粉丝。也正是如此,不少班社的演出都同步到了陌陌直播上。

这种现象对于传统艺术以及直播平台的发展都起到了很重要的启示。未来不同的艺术形式都能在直播平台上得以展现。直播实际上就是一种新的传媒载体,就和广播之于报纸、电视之于广播、互联网之于电视一样,未来不管是什么样的艺术形式都能够通过直播平台得到和过去不一样的舞台效果。

看不懂到瞧不起,瞧不起到来不及

马云说,很多人输在对于新兴事物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但世界在变,天已经变了。面对直播,很多人也是这种态度。一开始因为直播平台上遍地都是网红锥子脸,因而看不起直播。但随着直播平台上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内容,却再也无法忽视直播带来的改变。

当时的电影艺术粗糙不堪,电影甚至没有声音,演员们甚至只能演“默片”。正是如此,舞台剧演员往往看不电影演员,认为影视剧演员的表演是科班出身。但后来,电影艺术随着时代发展渐趋成熟,成为大众所接受的艺术形式。电影演员也逐渐被主流社会所正名。在今天,影视剧演员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片酬水准来看,都普遍高于舞台剧演员,舞台剧演员也会从舞台开始打基本功,为未来进入影视剧做准备。

直播给舞台权力中心带来的改变,可能不亚于影视剧对舞台剧的颠覆。


文章摘自百度百家!